6.0

2022-09-01发布:

97精品久久天干天天图片【阿飞的故事】【完】

精彩内容:

在銀河系北端的一個小星——小毛星,只有地球的叁分一大,卻是全銀河系 出産最多職業格鬥家的小星球。

  此星有如廿世紀時地球上的泰國一樣,不但有好多自少夢想以「打遍天下」 爲發達捷徑的年青人,甚至更有不少以自成一格的「小毛拳」拳術而聞名于銀河 系。

  然而,以血腥格鬥爲吸引的小毛星,竟有連續有十多位著名的「格鬥家」被 殺害,其下體不但被割去,更相信是被格鬥家在刹那間用重手法直接打死!

  有的頸骨燥裂、有的肋骨盡碎、有的心髒被重擊,以至當場死亡。

  阿飛今次被邀請去查探這神秘殺手。

  混入其中,當然是扮作潦倒,卻身懷絕技的搏鬥家。

  現在,阿飛就站在台上,看見前面就是被稱爲小毛十虎之一的長毛虎,只見 他全身乾瘦,肌肉卻如峥嵘岩石般硬實,面部和身體不少地方,因受傷過多,有 不少地方已是有點變形。

  小毛拳以快速、很辣、不要命而著名,全身除了脆弱的陰部之外,都不怕作 爲攻擊的目標!「小毛拳」混合了地球古國中國北部拳術的特點,有部分格鬥家 更有獨門的氣硬功!

  長毛虎一撲上來,就快速地攻擊阿飛,在無可能的角度攻擊,全身卻又守得 滴水不漏,招式有點像八卦拳的味道,卻又未夠火喉。

  中國拳術揚威外星阿飛閃避了幾下,看見台下報以噓聲,大叫阿飛「廢物」, 迫阿飛正面迎擊,阿飛知道要成名,必定要下重手,就扮作笨拙閃躲。

  「殺死他!」「打爛他的頭!」台下人群瘋狂了,渴望看到一個血腥的結局,情緒極爲高漲。

  阿飛看准時機,在長毛虎一拳打來時,拳一翻,轉爲靈活狠辣的螳螂拳,用 指尖在他臂上穴位一笃,他手一麻,呆了一呆,隨即又拳一翻,竟一轉招式,用 鷹爪似的招式向阿飛攻擊。

  阿飛亦轉招,只用了一招南拳中的虎鶴雙形拳的「美人照鏡」,簡簡單單的 擋開了他,卻又一翻手,搭上他的手臂,一下重拳就打得他頭破血流。

  全場立時靜了!

  阿飛立刻翻身跳起,用自創的一招側踢,踢向長毛虎的頭,頭被踢得破開了! 血水飛濺!

  再一掌,把他胸前叁條肋骨打斷了!

  看見飛濺的血!血還未落地,台下已爆發出瘋狂的喝采聲!

  十五分鍾後,各式各樣的經理人已湧到阿飛的休息室,要和阿飛簽約。

  此時,一個全身晰白,白得沒一點血色的女人走來,阿飛自然趕走所有男人, 只留下這女人。

  除了天生的色心之外,阿飛留下她,是因爲她和多位死者接觸過!

  留下她!幹了她,再查出真相!

  她一開口就說:「我做你經理人。」「有什麽特別的好處嗎?」她嘴角一笑,竟立時拉開自己裙子的吊帶,原來內面早已一絲不挂!

  全身沒有一點多馀的脂肪,剛剛好!剛剛好的意思就是當你抱住她時,柔軟 無比,卻又不肥,有如吃一口頂好的扣肉一樣,不肥膩更入口松化!

  那雙乳房高聳得驚人!阿飛忍不住伸手去抓住它們,把它們在手中揉弄。

  乳房在掌中變形,如嬰兒小嘴粉嫩的乳尖硬直了起來,她雙眼充滿了淫欲地 望住阿飛,手已在阿飛挺奇技淫巧嬴取芳心硬的下體上摸弄!她一腿搭住阿飛的 膝上,自己伸手指反開下體的雙瓣,露出了入面粉紅的陰肉,只見她正在那挺硬 的肉珠上磨弄……阿飛忍不住伸出中指和食指,插入了她的下體裹,好濕滑,一插就滑了進去, 她捉住阿飛的手,要阿飛插得更深更深。

  阿飛便用力的用手指抽插她!抽插她!手指把她陰道內的淫水全部帶了出來, 沾在她的陰毛上!

  她更用雙乳迎上阿飛的嘴巴,要阿飛含住她的乳尖在吸吮!

  她早已拉下阿飛的圍巾,狠很的盯住阿飛的陽具!用手指握住阿飛的陽具在 套弄!

  她蹲下來,含住了阿飛的陽具!大口大口的吞下它,一面用力地舞動頭部, 用口去套弄。

  阿飛閉上眼享受,一面揉摸她的乳房!只見她一面唔唔的呻吟套弄,一面用 手指在自己的陰道和肉珠上摸弄!

  突然,她推倒阿飛在床上,騎在阿飛上面,陽具一下了就滑入了。

  她兀自在起落,全身受快感沖激而扭動不已!狂叫,並用力揉自己的乳房!

  阿飛感到陽具被緊緊地套住,在那陰道口一出一入!一下深入她的陰道時, 內面似有一個小嘴巴,在輕輕地吸吮地的龜頭!

  快感無比!

  她狂了,用力的起落,她越興奮,陰道就夾得阿飛的陽具越緊!

  最後,在她的狂叫聲中,阿飛的精液有力地射入她陰道的最深之深處。

  ……阿飛赤裸的躺在按摩床上,爲跟著的比賽做准備,他的經理人安妮,正在用 按摩油爲他作全身按摩!

  阿飛以電子眼全身掃描了安妮一次,以查證她身上是否有武器或毒品,結果 沒有!

  但阿飛的電子眼卻收到機械仆人霞姐的通電:「色字頭上一把刀,請記住幾 個格鬥家死之前,皆由安妮任經理人的。」阿飛微笑,用人腦脈沖接到電子眼上,發訊回答說:「少操心,沖乾淨涼, 待我回來幹你!」安妮突然耳語阿飛,說:「你知不知我有個特別的方法可以令你發揮男人所 有的潛能?」「怎樣呢!」「你想試一試嗎?」安妮仿似滿布淫水的雙眼望住阿飛。

  看她的目光,就知她在想甚麽!

  阿飛心想,一向練武的人,都以氣爲重,一泄精,就即是泄了氣,現在快將 走到台上武鬥,而她竟然挑逗阿飛,這個經理人真是……不過,阿飛一向是反其道而行,不依一切常規做事,于是扮作不明所以,問 :「有什麽辦法呀?」安妮左手捉住阿飛的手,潛入自己的衣襟內,阿飛就手握住那軟綿綿的乳房!

  那話兒是男人身上最老實的地方,只要它身體安康,它就不會向你說謊。

  受到刺激,就勃不起,軟軟的小阿飛,突然充滿生氣,立時暴脹了叁倍!安 妮舐一舐唇,右手伸出就握住了!

  安妮滿手按摩油,摸弄著阿飛的那話兒,令阿飛倍感舒服!

  安妮的乳尖已經發硬,阿飛用手指勾開她的衣襟,一雙渾圓的乳房展現了出 來,似球形一樣圓渾無比,就似用圓規在那胸口上空上兩個圓圈,乳肉就依著這 圓圈的規墳起,然後,尖尖的伸出,乳尖還高傲的仰著,向上翹首,乳尖是粉 紅色的,一雙乳暈沒有半點雜色,阿飛健用兩只手指去揉弄那兩粒乳尖!

  安妮的五只手指有如五條蛇一樣,摸弄阿飛陽具的每一寸地方,拇指和食指 夾住龜頭部分,食指剛好的壓住龜頭的底部叁角凹位,輕輕的在轉!

  其他五只手指就撫弄陽具和睾丸,偶爾的摸弄阿飛的「後門」,這樣的刺激, 教阿飛快樂得死去活來!

  突然,機械人霞姐經由電子眼拍來電訊:「安妮的前夫,是上屆生死自由格 鬥的冠軍,後來由于發現要他服食令體能和精神變成接近野獸的狀態,因而被永 久取消在職業賽的資格!第一個格鬥家被殺是他放監之後的一個星期,現時行蹤 不明,只知在地下武鬥場參加過比賽,阿飛,這人被國家訂爲一級危險人物,亦 是嫌疑最大!小心!」這時,阿飛已在最高峰之狀態,體內欲念完全被安妮勾了出來。

  突然,安妮一拍手,四個赤裸的女人由一個門口魚慣走了入來,安妮略爲退 後,四個女人就走到阿飛的下身位置,同時伸出了舌頭,一條舌頭是舐龜頭部分, 偶爾含住,用舌頭在口內挑弄,一條舌頭是舐陽具的莖和睾丸,一條舌頭正舐弄 阿飛的「後門」,一條舌頭正由阿飛頭部至全身,四處遊走!

  這時,阿飛全身發軟了,雙手就四處亂抓!抓到不同的乳房,努力的在揉弄!

  安妮哈哈的笑:「男人最大的潛力是獸性,而最容易勾起獸性的就是情欲! 用這方法去勾起男人的獸性,可以把你的戰鬥力提高百分之八十。」就在阿飛快要射精之時,安妮突然一拍手,幾個女人「放開口」退開了!阿 飛還在欲火高熾,伸手想去抓住她們,卻被她們躲開了,吃吃地笑的離開這房!

  望向安妮!安妮早已整理好衣服,面加死灰一樣,沒有半分表情,雙眼沒有 那如淫水一樣的水汪汪,換來的是一對凶狠的睛光!

  「去!殺了外面那個男人,我們五個女人躺在這裹任讓你抽插!」然後神仙的在阿飛耳邊低語:「隨便哪一個都可以!」阿飛由床上跳起,叁步當二步的走到出面,群衆正狂呼著!

  走到台中,鍾聲一響,阿飛感到心中有一團熱血湧上腦袋,眼前只感一切彷 加血紅色似的!

  沖上去,殺了地!

  阿飛用了最凶狠的鷹爪功,一下子就抓得對手血肉模糊,如軟泥般倒在地上!

  夾著衆人的喝采聲,阿飛走到大房內,四個女人早已赤裸的躺在地氈上,安 妮在身後脫去了阿飛的褲,從後抱住地!

  阿飛立刻抱她在地上,就胡亂的找了個洞入了進去,阿飛瘋狂的用陽具在五 個女人身上插,已分辨不清是那一個人的洞!

  抽插!狠狠抽插!

  五個女人欲仙欲死的任阿飛在自己身上發泄!最後,阿飛狠狠的抽插安妮的 口腔,直至射精!

  那一刹間,阿飛的頭惱突然清醒了,只記得幹過五個女人,幾乎殺了一個人, 有好多人的喝采聲,還有…人群中,恍惚有一雙充滿恨意的眼睛,在狠狠的盯住 阿飛!

  ……女經理人令人迷惑之處,除她擁有驚人漂亮外貌、驕人身材外,還有她擁有 一批燕瘦環肥的女手下,全部都是「服侍」她旗下的拳擊手!

  阿飛躺在那水力按摩池內,用水力按摩去消除他剛做完一輪練習所帶來的疲 乏!

  身邊,自然有兩位巨乳尤物服侍阿飛,飲、小食,完全毋須阿飛「勞動」, 阿飛用眼睛盯住她們兩雙在水面載沉載浮的巨乳!

  乳紅色的乳頭,每只巨乳大得用一雙手也握不滿的,阿飛記得昨天玩的兩個 尤物是小乳的,還記得地把精液射入她們口時,她們那種既享受又難受的表情!

  左邊的尤物吐出香舌,阿飛自然迎上去,要張口吞下去,她卻惡作劇挪移開 身子!阿飛反擊伸手在水中去抓她的乳房,被地抓個正著,正伸出手指輕輕地挑 弄,她就吃吃地笑,在水中扭作一團,擊起無數水花。

  另一個尤物想爲同伴解困,于是用手托住一雙巨乳,巨乳就似變成一張用肉 造成的台一樣,上面放有一小塊桃紅色的士多啤梨,阿欣自然放開那一雙巨乳, 張口去咬這一雙巨乳!

  桃紅色的糖槳沾在那雙巨乳的鮮紅色乳蕾上,阿飛見這麽嬌豔可愛,便伸出 舌頭舐那些豔蕾!

  用口去吸啜乳蕾,用嘴唇夾住那粒乳尖,拉起,乳尖發硬了,脹大得好厲害!

  那女子仰起頭,享受阿飛如蛇般的舌頭去挑弄她的雙乳!

  下體在水中扭動,讓那水力按壓住下體,追求那快感!

  另一個女人已閉氣,潛入水中,把阿飛的陽具變成氧氣管一樣,用力地吸吮!

  噢!好舒服,阿飛不禁發出了一聲贊歎!于是那話兒又更加擡起頭來。

  阿飛突然想,那女經理人有一個前任丈夫,乃因爲服了禁藥而誤殺了對手而 永遠被革職(沒服藥而打死對手,是不違法的)。

  兩個女子對阿飛的陽具甚惑興趣,輪流的潛人水中,閉氣爲阿飛口交!阿飛 一面享受水力按摩爲他松弛全身肌肉,一面又享受兩個女子在水中含住地的陽具 套弄!

  就在至享受的時候,阿飛的經理人走了進來,向兩個女人打了個眼色,兩名 女子藏起悻悻的神色,依依不舍的回望阿飛潛在水中,很很勃起的陽具!

  阿飛定眼看那女經理人,看見好熟悉的眼神,一雙滿欲火的眼神!她全身只 披了一件浴衣,一面走向阿飛,一面脫下浴衣!阿飛狠狠盯住她那對挺拔的雙乳!

  那雙乳隨住她的腳步而左右搖動!那雙乳頭已在濕暖的空氣中硬了起來!

  阿飛突然發現她兩腿之間似乎多了一件東西,定眼一看,原來是近日在宇宙 中流行的自慰器!叫做「鬼爪」,那鬼爪是一條粗粗的假陽具,而裹面有內置的 機器,可做出旋轉,上下左右挑動的動作。

  最特別是其尾端有六只如八爪魚的長長觸須,這六條觸須會抓住女人的大腿, 內置的電腦會因女人體溫而知道她們的性興奮程度!

  陽具就抽插女人的下體!

  阿飛見那「鬼爪」已開始活動,緩緩地抽插女經理人的下體,阿飛見她雙唇 因爲假陽具的抽插而輕輕地張合。

  看起來似是那「小嘴」在張合張合,一下一下吞吐那假陽具,淫水沿住大腿 慢幔流下!看得阿飛下體更爲漲大!

  她半醉的神情,陷入了性快感的境界!本能地走向阿飛的下身處!阿飛移動 身體,坐到比較淺水處!

  女經理人就跪在阿飛面前,握住阿飛的陽具在凝視!

  她輕輕摸弄阿飛的龜頭,然後用手指套住陽具的包皮,手開始緩緩地套弄, 一面欣賞阿飛陽具包皮活動的情景,阿飛再看她的下體,那「鬼爪」已自動提高 了速度!

  用力地抽插她,還每叁下淺一下深之後,就緩緩的自動改變角度,轉兩個圈, 似要撐開她的下體似的!

  她開始張口,含住阿飛的陽具,緩緩地吞進去,直把阿飛的陽具吞沒在她的 口內!

  她喃喃地含住陽具說:「快把你的精液射入我的口裏面呀!射入我口裏面呀!」那鬼爪動得更快!她口也活動得更快地套弄!

  精液射了她滿口,她全身大震,肌肉拉縮得全身變形,「鬼爪」正作她高潮 時進行最後沖刺!

  突然,一把聲音大叫,一個全身肌肉紮緊,雙目赤紅男人沖進來,半軟的女 經理人大叫:「你又…來…怎麽你不放過我!」阿飛認得地是女經理人的前夫!

  「我不讓其他男人動你!」他拿起刀就朝阿飛下體斬去,阿飛手一翻就抓住, 那男人還招,一刀一阿飛大腿,高兩寸,阿飛就要跟地的那話兒話別了!

  阿飛大怒,手一翻,打了一個還招,卻繞到他身後,用力在他頸上的動脈和 靜脈上打了兩掌!

  他就這樣倒在地上!

  那女經理人呆了!阿飛正要上前安慰她,她突然嚎哭!伏在那男人身上呼天 搶地!一對冤家,卻害死了好多個男人,難怪死了那麽多人,女經理人還沒說出 真相!

  就在這嚎哭聲中,阿飛隱沒在黑暗中!

  走在幽黑的路上,阿飛感到茫然,做了多年的宇宙獵人,生活充滿刺激和新 奇,但是每一個晚上都不能安靜的入眠,只因爲只要一日在其位,危險隨時就會 降臨你身上。

  今次阿飛追查一單間諜案,一群成人表演團,名爲「貓女郎」,其中有一名 女子,懷疑其身上有一份地球國家的機密文件!

  阿飛就是要混入這個表演團體,查清一切!

  「難道要我扮女人,在台上脫衣,或者是讓上台參加的觀衆」幹「嗎!」阿 飛喃喃地自言自語,不知不覺,已走到「貓女郎」表演場地的外面。

  只見那裹人潮空巷,人人都排隊在買票,阿飛走近一看,竟見人群買的不是 今晚的票,而是下個月的預售票!

  有甚麽吸引力?

  據知這表演團乃極爲色情!甚至仿效廿世紀古國日本的脫衣舞表演,男人可 憑抽獎而上台跟表演女郎在台上面幹個夠!

  阿飛當然早就拿住戲票!

  甫走入去,已是全個場館滿是煙幕,當中有一兩對的情侶,男人就在女人身 上肆意淫欲!

  另一邊,一個男人因爲女伴被人非禮而跟男一個男人打起來,其他人就在旁 喝叫助威!

  當血花四濺時,旁人就大呼小叫起來!

  男外有不少打扮妖豔穿著短裙、低胸衫的女人在四處遊走,不時在向身邊的 男人獻媚,或打眼色,明顯是等客的妓女!

  那邊還有一個啜著雪茄的肥胖男人,在跟一個妓女講價,女子身段嬌小,雙 乳卻出奇的大,一件懷舊的西裝褛,內面清楚可見雪白的雙乳!

  那男人正肆意地伸手進去抓住她的雙乳在「驗貨」,妓女忍受住他噴出來的 煙而微笑,一面伸手入他的下體上,摸弄一番,以求挑起他的情欲,交易就完成 了!

  另一角,黑暗中,兩男一女構成一個奇怪的形體。

  男人倚在牆上,閉目享受,女人還伸直腳,彎下身,握住男人巨大的陽具在 吸啜,一面在套弄,另一只手上還拿著一登鈔票!

  而另一個男人卻跪在女人的股後,翻起女人的裙,雙手用力地弓開女人的下 陰,用口啜舔那女人的下體!

  阿飛心想,正式的表演還未開始,已有如此多人急于成爲表演的觀衆!

  突然,阿飛下體感到被人一摸,一陣低劣的香水味就鎖入了鼻孔!

  轉頭一看,一個半老的女人,眼角的汙物還未清除,打著呵欠倚向阿飛,阿 飛感到她那只下垂的乳房在磨擦自己胳膊!

  阿飛感到作嘔!但想到她這般年紀還要出來等客,實在可憐!在她下垂的雙 乳上,必可看到好多故事,便溫言的打發她走!

  黑暗的台上突然一片光明!

  節目開始了!一群打扮作貓女郎們的女人,穿著緊身的衣服走出台,在台上 跳舞!然後一個個貓女走到台邊,向台下的觀衆作出種種挑逗動作!

  難得的是,無論是體型,乳房大小,全部女人都是一式一樣的!

  突然,所有的貓女人在地上打了個翻,身上的衣服突現出現了兩個大窿,一 個是胸前的乳房,一個是屁股那部分,她們在台上擺動雙乳,台上就有廿多只乳 房,在隨住音樂而跳舞!

  就這樣,她們表演了數個不同的節日,又有觀衆上台「幹」表演女郎,然後, 台柱出來了,這亦是阿飛等待已久,被懷疑是間諜的「小貓兒Lily」。

  甫一出場,台下觀衆就爆出了哨聲和喝采聲!

  她,不似一般女脫衣女郎要先遮遮掩掩的出場,增加神秘感!她全身一絲不 挂!

  身體卻是完美的,全身白得完全沒有半點花紋,有如用冰雪雕成的一樣!雙 乳半圓的,有最完美的弧度!卻堅挺非常,只隨住身體的活動而擺動!

  下體的陰毛早已剃得一乾二淨! 下陰那雙紅瓣,是粉紅色的,也在那煽動!

  她的身體做出各種的姿態,接著在台邊拿起一個籃,然後環顧四周。

  她看見阿飛,看見台前的阿飛滿不在乎的表情!

  這對脫衣女郎來說,是最大的侮辱!

  「小貓兒」走前,在阿飛面前張開雙腿,用雙眼望住阿飛,然後輕輕地用手 指反開雙瓣,再捉住阿飛的手,在籃中拿出一條濕毛巾,爲阿飛的手指清潔,就 捉住阿飛的手指,探入她的陰道內,阿飛使出多年實戰得來的經驗,在她的陰道 內肆意的玩弄!

  淫水泌出來了,她雙頰飛紅!

  她眼內流露出一點怕!一個翻身的就走了!

  只要在她腦中留下印象,就是個好開始!阿飛徑自走向後台的入口……阿飛在漆黑的走廓上走,見在轉角處只見一羞昏黃的燈,照住「貓女」的更 衣室,貓女匆忙的走進去,身上只披了一件毛巾!

  白晰的乳房,隱約可見!

  阿飛見她走入房內,轉身一瞥,阿飛見她眼內流露出一點的寂寞!

  一點的,卻藏在眼睛深深之處!

  阿飛待她走入房內,然後再偷看走廊左右,見空無一人,便走到貓女房門前 叩門。

  「是哪個?」阿飛不答話!

  「哪一個?」阿飛便推門而入!

  貓女先是一點錯愕,然後認得阿飛,是剛才在前台令她欲仙欲死的人!

  她露齒一笑,然後用化妝棉在落裝,一面說:「餵,你只手指都好厲害哦, 搞到我剛才幾乎要死!」繼而用眼角一瞟阿飛!

  「古代的中國功夫!」她一聽,立時頓感興奮極了,走到阿飛身旁,用只披著一塊毛巾的乳房倚住 阿飛!

  「那麽…另一處那只手指有沒有那麽厲害呀!」隨即伸手探入阿飛的褲內!

  阿飛的那話兒早已半軟半硬,她手指以把弄小蛇一樣,輕輕的揉弄一番!

  她突然一轉身,便坐在化妝台上,雙腳擱在椅上!

  「等我一下!」便把身上毛巾除去!

  白晰的皮膚,窈窕的身段,雖不算豐腴,但卻充滿骨感和肉感,雙乳半球型 的挂在胸前!

  結實而有彈性,又具那種輕揉感,就加一個鼓漲和有彈力的皮球似的!下體 的陰毛早已剃去,光禿禿的只見兩片鮮紅色的紅瓣!

  她用一雙淫眼看住阿飛!

  阿飛便拿出那話兒!它早已硬硬的,阿飛用陽具遙遙的指向她,手指一面在 套弄!

  她狠狠盯住阿飛陽具的包皮一翻一翻的樣子,舔一舔舌頭,便一面伸指頭去 揉弄自己的乳尖!

  那乳尖立時硬挺!

  另一只手已伸下去摸弄那下體,把雙瓣反開,露出粉紅色而濡濕的陰肉!

  她雙目緊閉,她不知從那處找來一瓶東西,內有粉紅色的粉末!

  那是近期在星河系間最流行的毒品「粉紅戰士」,除了能令人飄飄欲仙之外, 人吸食它後,更能增加性行爲時的快感!

  可是,現時有過千的服用者變成場物人,永遠失去知覺!

  然而,仍有無數的人服用它!

  她倒一大堆毒品在掌心,然後用力吸!

  另一只手已忍不住翻開紅瓣,伸出叁只手指在紅瓣中抽插!

  淫水不斷流出,沾滿了她的手!

  她二話不說,便走到阿飛跟前,示意阿飛服用,阿飛微笑搖頭,她便有點怪 責的,然後蹲下身來,把粉末都抹在阿飛的陽具上。

  「嘩!此粉是全星河最貴的藥物,你用了那麽多!」她向阿飛一望:「嘿!我阿姐都要用錢買嗎!」盯住阿飛沽滿毒品的粉紅色陽具!然後伸出舌頭,舔阿飛的陽具!

  她把阿飛的陽具,每一寸每一寸仔細的去舔,不容有一點一滴的粉末遺下。

  只見她雙頰绯紅,呼吸急促!

  張口就含住阿飛的陽具!

  含住,用力吸啜,舌尖在口內玩弄阿飛的龜頭!

  阿飛伸手去揉弄她的雙乳!手指去夾住她的乳尖,用力地夾!

  她不但不表示痛,還表現出一種受虐的快感!這就是她毒品「上腦」的表現!

  她半閉眼,張大口,伸出舌舔阿飛的龜頭,一面用力抽插阿飛的陽具!

  阿飛受不了,便拉她在地毯上,張開她雙腿,只見雙瓣早已極度的充血!夾 口處微微的一點點張開!

  阿飛用手指反開她的雙瓣,淫水正瘋狂的在淌出!雙瓣交合位處的肉珠已脹 大了數倍,阿飛輕輕的按住那肉珠,用手指在上面輕輕的揉弄!

  她已叫得死去活來!

  廢話少說,阿飛提起陽具便朝她的幽洞慮插下去!

  她抓住阿飛的背,手指深陷下去!

  阿飛用力插入去,陽具整根的沒入那雙瓣之間!

  抽出!再狠狠插下!

  在一片狂叫聲中,阿飛把精液全射入她的陰道內!

  她軟軟的倒在阿飛身上!

  阿飛知道,他已征服這女人,在她身上套取情報,是輕而易舉的事!

  貓女每次出台前都服用大量的毒品,有一次更因爲服用過量,抓住台下的觀 衆,要他「就地正法」!

  但脫衣舞團「台柱」絕不跟觀衆作公開性愛演出的,只有二、叁線的才會加 此做,就此事,貓女被團長大罵了一頓!

  事後,她只不過是笑嘻嘻的拉阿飛到後樓梯級狠幹一場!

  然而,以她的經濟能力,根本不可能服用得起加此多的毒品。

  阿飛一面享受這個美女的服侍,一面留意她的行動!發現她每一個下午,都 會失蹤兩、叁個小時!

  一天,阿飛試圖跟蹤她,發現她跟另一個表演女郎一起,轉兩個圈就不見了 她們的影蹤!

  打探之下,原來那少女剛來到這團不足一個月,更赫然發現她正是貓女的十 八歲表妹!

  雖然團長曾叫她上台表演跟觀衆做愛,但以她嬌小的身型,在此脫衣舞團中, 實屬少見,她堅持只作單人或「磨豆腐」的表演!

  阿飛感到這小 妹 妹不時用奇怪的眼神望住他!

  阿飛決定由表姊妹兩人入手!

  就在貓女出台表演之時,阿飛走入小 妹 妹的更衣室內,只見小 妹 妹在脫去表 演的舞衣(只是一瑰小得可憐的布吧)!

  阿飛只是看著她在更衣,她卻不怕羞的在阿飛面前赤裸,但她的一雙小乳房 實在太可愛了,一雙乳頭如鳥嘴在輕輕振動!

  可愛極了!可愛得連阿飛的目光不忍離開它們!

  粉紅色的乳尖,還有那乳房下力的曲線,阿飛輕輕托起她的乳房,把那乳尖 向上翹起,向上仰首的乳尖高傲的在阿飛面前搖晃!

  盯得小 妹 妹有點窘,于是便用手輕輕掩住那雙小乳房,輕嗔地罵阿飛:

  「看甚麽!」「看愛看的東西!」「有甚麽好愛看的,看我表姐的還看不夠嗎!」阿飛沒有答,只讪讪的笑了一笑,心中卻幻想著張唇含住她的乳尖,然後輕 輕的吸啜,由尖尖開始把那小乳尖吸入口中!

  吸到乳蕾了!再下去是更張大口,把那小乳尖都含在口內,任那乳尖在口內 幔慢的脹硬!

  用舌尖頂住那脹硬的乳尖,輕輕地按摩!想到這裏,阿飛的那話兒,不能不 硬起來了!

  慢慢的走前去,小 妹 妹故意作出諸般的挑逗。

  然後,她突然坐在化妝治上,抹去唇上的唇膏!不是上唇的唇膏,是下唇的 唇膏。

  那些脫衣舞娘爲了令自己的下唇顯得鮮紅,便爲自己的下唇抹上唇膏!

  「過來,爲我抹唇膏吧!」她輕輕的招手,逗引阿飛過來爲她抹唇膏,還把雙腿叉開,阿飛隱約可見她 雙唇下粉紅色的陰肉!

  阿飛從她手上接過了棉花,便蹲下去,先惡作劇似的用手指去撥弄她的雙唇, 她便吃吃地笑!

  「你好壞呀!」他輕輕打阿飛,而阿飛不得停下來,用棉花去爲她清潔唇!

  「呀……」她竟然好舒服的捉住阿飛的手腕,輕輕地呻吟了起來!下體也就 溢出了少許的愛液,把那棉花也弄濕了!

  阿飛索性丟去了棉花球,湊上嘴巴,輕輕地用嘴先去「吃」她的「唇膏」!

  用舌尖輕輕地舐去她下體的唇膏!

  舌頭再伸長,鑽入去幽洞內面,然後,在洞內面挑弄,直至那幽洞注滿了淫 水!

  然後,阿飛突然的把手指伸入去她的幽洞內,在洞內用叁只手指四方八面的 胡亂叉開,叉得那陰肉泌出更多的淫水!

  手指如抹滿了潤滑劑一樣!

  阿飛另一只手抱住她的屁投,那叁只手指健很狠的抽插她的下體,她身體隨 住一下抽插,瘋狂的抖動起身體來!

  然後,阿飛又用口輕輕的含住那乳尖,手卻未停止的去抽插她的下體!

  「來吧!來吧!弄死我了!」阿飛掏出那話兒,突兀的插入去,把陽具直沒至根!

  「好大!」她全身冒汗,抖顫地狂叫!

  阿飛用盡平生的氣力,很很地插入去!插入去!

  每一個動作就似在說:「插死她!插死她!」她緊緊的抓住地的背部!

  精液完完全全的注入了她體內!

  然後,她軟軟的伏在阿飛背上,她已被完全的占有了,精神上的、肉體的!

  突然,走廊傳來一陣嘈雜聲!

  阿飛爲小 妹 妹穿衣後,走出去看甚麽一回事!赫然發現貓女在台上死了!

  是因爲服了過量的毒品!

  小 妹 妹伏在阿飛身上哀哀痛哭。

  阿飛溫言安慰之馀,引導她明白,她們所帶的貨就是害人的毒品!

  最後,她向阿飛說出了一切!阿飛把資料交給銀河巡警,便帶小 妹 妹離開這 地方,安排她另一段的新生活。

  阿飛今次以千億家財的富人身分,出現在魯魯星上。

  魯魯星是銀河系上經濟最發達、人民福利最好的國家,甚至成爲銀河系不少 星球的模範!

  但是,魯魯星的人民最大的缺點是僞善,妓院和應召女郎在地下半公開的營 業,各國的佳麗都湧來這個星球「掘金」!但人人去嫖,卻人人怕人提起自己嫖!

  偏偏,魯魯星上大部分的官員和有錢人都愛嫖!

  近日,一批魯魯星的高官便被一個女扯皮條拍下影帶威脅。

  據知,背後還有一個「黑手」在操縱著這個女扯皮條GIGI,阿飛就是扮 作外星移民來的新客,去找GIGI,然後揪出背後人物,破壞高官和富人去嫖 的精彩影帶!

  那女扯皮條只有十八歲,阿飛現在面對住的,就是她!

  她嬌小而仍蒂稚氣的臉,全身散發著青春的氣息!皮膚似未經男人摸過似的 嫩滑,阿飛看她高叉衫裙下的大腿、低胸裝下的雙乳,乳尖在薄衣料下,微微的 凸出來,阿飛有點沖動去揉一揉那乳尖,直至它硬挺起來!

  她劈頭就說:「你所要鮮嫩的貨色,我已帶來了一批!」說著便按了按放在 身邊的遙控器,身後的牆壁慢慢打開!裹面坐了廿多個約十八歲的女孩,全部清 一色半透明的衣脹,或肥或瘦! 阿飛隨便要了個樣子最年輕的,身形有點似廿世紀香港老牌性感偶像李麗珍 似的,豐滿的妹妹仔身形!

  GIGI跟住說:「你知我的規矩的喇!」阿飛立時實行事先答應,先脫去剛才洗澡後披上的浴袍,赤裸裸的站在GI GI面前!

  那話兒早已勃起了,GIGI走近來,把那東西放在手中,口中喃喃自話說 :「好大!」便把弄起阿飛那話兒!

  她翻弄阿飛的包皮!那話兒更爲脹大!

  阿飛所點的那女子,就從壁後走出,一面行,一面脫去衣服!

  那話兒有感應了,她的手是那樣滑,阿飛站在高處看,看見GIGI深深的 乳溝,那是一雙豐滿渾圓,剛發育完成的雙乳,阿飛忍不住想伸手入去抓,GI GI立即縮開了,還瞪一瞪阿飛!

  那女子已走近!半圓的乳房,乳頭似是未有男人啜弄過的粉紅色!乳暈是細 小的,下體體毛疏疏的散落。

  GIGI已不客氣的張口含住阿飛的那話兒,享受這溫熱的肉棒在口腔內抽 動!

  阿飛忍不住去握那女子的雙乳!好結實,結實得來,又有剛發育完成的少女 那種豐腴!

  她已閉目在享受阿飛的揉弄!乳尖已硬挺,粉紅色的乳頭因爲充血,乳暈也 脹起像微做高聳的小山丘!

  GIGI放開口,坐在一旁准備觀戰!

  阿飛便低頭去吻那女子脹起的乳暈!然後用嘴唇輕輕的夾住那乳頭!

  她的手已握住阿飛的下體!輕輕地套弄,還低頭在欣賞阿飛的包皮在一翻一 翻的情形!

  阿飛把她按倒在沙發上,狠狠張開她雙腿!

  眼角看見GIGI伸手入衣服內,摸弄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手在摸弄大腿。

  隱約間,看見她下體光禿禿的緊閉著的兩片粉紅色肉瓣!

  阿飛看見那女子張開的雙腿間,兩片紅瓣仍絮絮的閉起,她已放軟的躺在沙 發上,等待阿飛進一步的進攻,阿飛撥開她疏落的陰毛,輕摸那兩片紅瓣!

  紅瓣充血,卻不如一般女孩子一樣的,這麽容易就張開!阿飛用手指扳開紅 缸瓣,紅瓣方含羞的打開,讓阿飛看見她的陰肉!

  好鮮嫩!阿飛看見那充滿皺紋的陰肉一抽一抽的,甚有動感,阿飛用舌頭輕 輕地一舐,她全身一震!

  阿飛輕輕的把那肉珠吸入口中,在口內,用舌尖輕輕挑弄!淫水瘋狂湧出!

  GIGI漸入狂態,下身前後挺動,心裏在幻想著做愛。

  阿飛把整根舌頭伸入去抽插!

  GIGI也幻想一根加阿飛那樣粗的陽具在抽插入去!

  那女子下體已濕了一大片,雙手胡亂的在揉自己的乳房,口中喃喃的在胡亂 說話!

  那話兒已脹得不得了,好辛苦,不期然的便住女子的兩瓣間鑽入去!

  呀!好舒服,整個陰部好似脹滿的緊緊含住阿飛的下體,每一次抽插都似吸 啜住阿飛的那話兒一樣!

  陰肌緊緊包住阿飛陽具,緊得幾乎連淫水也抽不出來,但在內面彷似水塘一 樣,積了大量的淫水!

  阿飛跟那女子身體成直角型的,雙手很很抓住她雙乳,很快地,沒有一絲間 斷的抽插!把她抽插得死去活來,在沙發上扭來扭去!

  GIGI看得呆了,手停下來!看著阿飛的陽具在她兩腿間抽插!

  那女子高潮來了,阿飛也射精,積在她陰內的淫水,如泉湧出!

  流了一大灘水!她軟倒在沙發上!

  阿飛抽出,用那偌大、還極挺直的陽具向住看得呆了的GIGI面前搖晃!

  現時那「龜婆」女子小碧已經完全相信阿飛是來自外星的有錢人,不時向阿 飛查探他的收入和背景!

  難得有機會大吹特吹,自然吹到自己有幾千億身家,在幾十個星球都有投資!

  而在太空船的霞姐亦告知阿飛,有人正在查探阿飛背景,當然,在宇宙身分 局中,被列爲超高機密的阿飛,以一般人的查探,是「消失了」的,而宇宙身分 局亦早將一個新檔案「放」入電腦,這檔案記錄了阿飛如何有錢!

  相信最令疑犯感興趣的,是假檔案中阿飛曾經被人映過「黃腳雞」相,但阿 飛竟公開自己嫖妓,令勒索者「無符」!

  這個安排的目的是迫令小碧一夥打消勒索阿飛,但是又垂涎阿飛驚人的財産!

  他們的唯一選擇是綁架阿飛!

  阿飛已住進小碧的別墅,而今天,小碧又來打探阿飛的一切!

  兩個赤裸的女子,正爲阿飛按摩!一個在阿飛的腳板上按壓,一個正在用雙 乳爲阿飛按摩!

  小碧就坐在阿飛的身邊,爲阿飛剝生果,餵阿飛。

  阿飛見她身穿薄薄的衣服,剛發育的乳尖,隱隱的透過衣衫,而高叉的短裙 下,是真空的下體!

  仍是那個剃光了體毛,豐滿的下體!阿飛的那話兒已經勃起了!

  那按摩女郎正在爲阿飛那話兒塗上按摩油,然後用雙乳夾住阿飛的那東西!

  好舒服!

  阿飛想伸手去潛入小碧的衣服內,希望可以一觸小碧的乳尖!但她機警地躲 開了,阿飛輕聲的問她:「什麽時候可以同你玩玩!」「對不起,我不賣的!」「多少錢呀!」她狡滑地一望,貼耳在阿飛身邊,說:「我扯皮條是繼承我阿媽,雖然我對 男女之事比任何人都清楚,但我仍然是處女!」「你猜我信不信呢?」「信不信由得你!」揚手叫兩個按摩女郎走開,便伸手握住阿飛的陽具!

  一雙好柔滑的手!阿飛全身不由得打個冷顫!

  「小心呀!不好那麽快出呀!我有祖傳的『出火』手法,你一定沒有試過的!」「侯教!候教!」小碧立刻運指如飛,在阿飛的陽具上遊走!然後,小碧就伸出舌頭,去舔阿 飛的乳尖!

  好舒服!

  小碧一面爲阿飛按摩那話兒,一面套阿飛的「料」:「近日傳聞好多人被人 映黃腳雞影帶,你不怕嗎!」「怕?我都試過被人映!我一次過爆哂出來!吹咩?去嫖都有罪呀?想『屈』 我就一拍兩散!除非他們綁架我!如果不是,想『屈』我錢都好難!」小碧聽見之後,突然陷入沉思,但手指仍然不住的爲阿飛把弄那話兒!

  只見她的手指正在阿飛的肉丸上輕輕的按壓,然後,叫阿飛擡高屁股!

  一面按弄阿飛的肉丸,一面用舌頭舔弄阿飛的後門!

  這種「鑽中鑽」技術是最早出現在廿世紀地球,而今成了越洋的絕技,而阿 飛當然試過這種技術!

  小碧手指輕輕的移到阿飛陽具的尖端,用手指輕輕的按壓那陽具的叁角位置!

  阿飛突然伸手抓住小碧的乳房,小碧最初有點兒掙紮,但阿飛用手指輕輕的 震動她的乳頭。

  乳尖立刻脹硬了!

  小碧頓時全方軟了下來,手更不自主的伸到了自己的下體上去摸!

  含住阿飛的陽具,在那兒套弄!

  手指不住的在翻弄阿飛陽具的包皮,舌尖不止息的在阿飛的龜頭上震動!

  阿飛不住手的在那乳尖上把弄,輕捏、輕揉!又用手揉弄那盈手可握,剛剛 發育完成的乳房!

  好滑!有如一只剝了殼的熱雞蛋一樣,教人好生憐惜!

  阿飛陽具在脹大,大大的撐開了小碧的口,小碧把那長長的陽具努力地塞入 口中。

  阿飛在想,把整根塞入去吧!

  小碧慢慢的、慢慢的把陽具塞入去,塞入去,粗大的龜頭塞住那咽喉!

  突然,阿飛一反手,就抓住了她的下體,叁只手指翻開她豐滿並包住那幽洞 的小紅瓣!把那硬挺的玉珠翻了開來,中指按在上面打圈!

  小碧呀呀地不住呻吟,全身在顫動著!一張小嘴更爽更快的在套弄阿飛的那 話兒!

  淫水流了阿飛一手都是!

  那熱棒在小碧口中越來越大!

  小碧小口感到吃不滿了,玉珠也被阿飛摸得來了叁次高潮!

  實在吃不消!呻吟間在求著阿飛快點射精!

  阿飛用力地一挺,玉液就在陽具出口射了出來!

  精液在她的口角順著陽具倒流了出來!

  阿飛看她軟軟的含住自己的陽具,無力地喘氣,心想,她下一步就是綁架他!

  黑夜中,阿飛雖在熟睡,但微少的聲音足以令他醒來,半張眼,只見兩個黑 衣人,架著夜視鏡,拿著繩走近阿飛。

  阿飛佯作驚醒,左邊的黑衣人已沖前,揮出手刀,擊向阿飛的頸背,阿飛就 在他擊中前一刻,身一轉,那手刀便打偏了,阿飛僞裝中刀倒在床上。

  兩名黑衣人當然相信阿飛的假身分,認爲是星際中有錢商人。

  不出所料,「很容易」便捉了阿飛回來。

  阿飛一直扮作昏死,然後被脫去了身上的衣服,被帶到郊外一間別墅中,聽 到兩個男人(黑衣人)跟一個老女人在對話。

  女人先問:「做得乾淨嘛!」「沒有問題!」「帶他去密室,拿到錢之後解決他!」「那麽小美人呢?」「小美人?同他鎖在一齊,他知道我們太多事了!」「不如給我啦!」「做完正經事先!」阿飛便被帶到冰冷的囚室中,手被鎖在連在樯上的鎖鏈!

  一會兒,脫得清光的「小美人」便被帶到囚室內,跟阿飛鎖在一起!

  小美人原來就是那個女龜婆!

  小美人醒悟,突然哭起來,自言自語的說:「我只是想賺多兩個錢,可以離 開這個星球,我父母都是開妓寨,我不離開這邊,就無出路的啦!」阿飛深情地 用雙手去緊抱她!

  在冰冷的囚室中,兩人用火熱的身體互爲對方取暖,然而,她,仍然不住的 在抖!

  「你身上好冷呀!」「不是!我怕!我知他們不會放過我的!」「不怕!我有辦法一定救你逃生的!」突然,囚室中傳來聲音:「死到臨頭都不知!哼,不加表演場SHOW來看 看!你已經不捱得多久,頭啖湯就給你先喝了吧!」小美人突然全身一震,竟捉住阿飛的手,放在自已的乳房上。

  「你……」「就當是我應得的懲罰!我的第一次,還留著做什麽呀!不如給我對他有意 思的人還好些!」她開始吻阿飛的乳頭,雖然仍是處子之身,但自小在妓院長大,對性藝這一 技巧,她還是曉得!

  她越吻越低,終于握住阿飛已經勃起的那話兒,在吻它的頭部,阿飛就彎起 身來,去欣賞她剛發育完好的乳房,那乳頭是乳紅色!

  她把整支陽具塞入口中,用力地吸啜,恍似其中有千萬種味道,任她品嘗似 的!她閉起雙眼,細意的用舌尖去模弄那龜頭渾圓的形狀,中間的裂口!

  一會兒,這支圓圓的肉棒,就要裂開她的兩片紅瓣,刺破她保持了十八年的 處女膜了!

  阿飛用手指捏住她的乳尖,不住地震動!實在忍不住了,他要清清楚楚的看 一看那個將令地快樂無窮的處女洞!

  阿飛示意她放開口,她便軟軟的倒下,阿飛張開她的雙腿,她下意識地有點 抗拒,阿飛溫柔的拉開她的手,一雙緊合的紅瓣已在疏落的陰毛下現出!

  阿飛用手指輕輕的張開那鮮紅的雙瓣!裂開的陰唇上是挺起的玉珠。

  阿飛張開口,用舌尖去挑弄那玉珠,用條舌頭去抽插那玉洞!

  淫水如注!

  阿飛握住那陽具,她緊閉雙眼等待!龜頭壓住了雙瓣,她全身一震,手指輕 張開雙瓣,龜頭推進,隱沒在其中。

  緩緩的插進去……快感…她挺起了腰,龜頭抵住了那片薄膜!

  插進去!

  破了!一點兒痛,便有整根陽具在內面漲滿的感覺。

  女的在咬牙,龜頭磨得她好快樂!抽…插…抽插…抽插…抽插……射了!射 了!精液射入了她的陰道內每一寸!

  射完了,阿飛仍舍不得抽出,他感到她高潮後,陰道仍有微弱的抽縮!

  阿飛面向囚室中的鏡頭說:「精采嗎!我猜你們一定是性無能,所以才會將 她送給我!」阿飛聽到一陣混亂的叫罵,靜了!

  不出阿飛所料,兩個黑衣人已打開了囚室的門,一個手拿鐵棒,另一個已急 不及待的解開褲頭帶!

  未等他們走近,阿飛已一跳而起,就在她感到半硬的小陽具抽出的一刹,黑 衣人已倒在地上!

  她是聰明人,立刻明白阿飛是「臥底」!

  阿飛早已用左眼的電子眼跟機械人霞姐聯絡,在打倒兩個黑衣人的同時,銀 河警察已沖入捉拿有關人等!

  在阿飛的求情下,她自然獲釋,她亦結束了她的妓寨。

  第二天,她已在阿飛的船上,在那偌大的水池中,水池下,阿飛的陽具在她 那雙瓣間進出……

??????
【完】


?????? 30934字節
97精品久久天干天天图片